移动版

自主品牌全口径盈利上汽将迎来自主与合资合力发展期

发布时间:2018-08-07 02:11    来源媒体:新浪

来源:证券日报

■本报记者 王 禁

从1978年邓小平一锤定音上海轿车项目可以合资经营,到1984年上海大众汽车有限公司奠基;从1997年泛亚汽车技术中心有限公司成立,到2007年上汽乘用车公司的成立;从1997年以上海汽车齿轮总厂的资产为主体的上海汽车上市,到2011年上汽集团整体上市。

为什么每一段上汽史的开头,都有一段令人满意的结尾?用上汽集团董秘卫勇的话很好解释,上汽从一个地方小企业成长为国内最大的汽车集团受益于最大的政策就是改革开放。

改革开放受益的对象:大到企业,小到个人。上海人许老爷子2003年就开始持有彼时简称“上海汽车”的股票,期间多次补仓该股,从未抛过该股,如今账户显示盈利200%。

同样受益的还有2015年上汽集团实施股权激励的核心员工,这当中既有集团层面的高管卫勇,也有下级单位的技术骨干上汽技术中心内外饰总监邱国华。卫勇表示“我们是22.8元定增价买的,我至少接近70%的收益”,邱国华则表示“4年以后到期能卖,但我也不会卖”。

为什么他们都对上汽集团信心满满呢?上汽集团证券事务部高级总监张潇月提供一组数据,目前上汽集团营业收入8706亿,总资产7235亿。按后复权股价算40倍,不含通胀。现金分红18次,累计1018亿(含2017年度),融资累计845亿。一家上市公司分红比融资还多,上汽集团树立了资本市场的标杆。

“2018年,自主品牌全口径盈利,随着自主品牌在移动互联和新能源汽车上打差异化优势,集团今后的利润结构将会优化些”,卫勇告诉记者。

几天前,许老爷子刚刚把宝钢股份(600019)全部卖掉换成已处于股价高点的上汽集团。6月26日参加完上汽集团股东大会后,他向《证券日报》记者表示,更了解这家企业未来的方向了,也看好上汽集团掌门人陈虹,“看一个人就是看一个企业,他不玩虚的,事情做出来再讲”。

也就在这次股东大会上,陈虹把奥迪已经完成上汽大众股权过户手续的事披露出来,语惊四座,上汽奥迪项目不但没有“黄”,而且走出了关键一步。同样面对股东“长安汽车(000625)智能驾驶领先上汽”的不实之词,陈虹整整用了6分多钟讲智能驾驶,从智能驾驶等级科普,到上汽已经可以实现在特定场景先推出无人驾驶,回击“好多人自称达到什么水平,也很难评估”。

陈虹的直率与专业,就连昔日痛斥上汽集团是垃圾股的老股民吕文都开始改口:“伟大的企业必然有伟大的企业家和企业家群体,这样才能形成一张蓝图,上汽集团的新四化具有战略眼光和前瞻性”。

陈虹的“强人”本色

上汽集团内部员工告诉《证券日报》记者,2014年,陈虹接替胡茂元担任上汽集团董事长,陈虹为自己在任内设定了两个目标:一是拿下上汽奥迪项目,二是做大做强上汽自主品牌。

上汽和奥迪的合作一波三折,由于一汽奥迪经销商紧急“逼宫”,一度盛传上汽奥迪项目要“黄”。针对此事,一向低调的陈虹先后两次就上汽奥迪项目表态。一次是在2016年11月份 “上汽和奥迪谈判暂停”消息传的沸沸扬扬之际,陈虹在12月份举行上汽集团2016年第二次临时股东大会上明确表示:“上汽和奥迪的合作不会有大变化,合作的具体细节将在合适的时候公布。”

另一次就是在今年6月26日上汽2017年度股东大会上,陈虹说出:“德国大众已经将上汽大众1%股权转给奥迪公司,这为首款产品开发奠定了基础,上汽奥迪项目按既定的时间计划稳步推进。”

陈虹两次表态尽显“强人”本色。曾10余次参加上汽集团股东大会的许老爷子告诉记者,老股民吕文总是在股东大会上开炮,有一年问陈虹:“上汽年年业绩这么好,为什么股价就不涨呢?”

恰好记者参加过那年股东大会,也就是中国股市暴涨的2015年,彼时所有A股股票平均市盈率已经涨到28.5倍,,而汽车行业龙头企业上汽集团当时市盈率才9.13倍,甚至还不如一些低估值的银行股。吕文当时就痛斥“上汽在汽车股中表现最差,在大盘股也沦为垃圾股。”

陈虹回答很干脆:“不敢苟同上汽集团是“垃圾股,既然是垃圾股,大家把它抛掉算了。”

许老爷子告诉记者,吕文曾经也就这个问题问过胡茂元,胡茂元的回答很谨慎,甚至是回避问题,“像陈总可能回答问题就比较犀利、直接了当。”

上汽自主的华丽转身

早在2014年6月19日召开的上汽集团2013年股东大会上,上汽集团董事长陈虹就提出自主品牌和新能源汽车发展水平居国内第一阵营”的目标。面对2013年上汽乘用车未完成销量目标,自主盈利遥遥无期的状况,上任董事长一职仅两个月的陈虹紧急将原上海通用总经理王晓秋调往上汽乘用车,而王晓秋也是上汽乘用车第一任总经理,公司初创时王晓秋通过“高举高打”、“英伦血统”的策略,不但使荣威和MG的美誉度高出同级本土品牌一截,而且在合资品牌A级轿车市场上撕开了一个口子。

再次启用王晓秋的结果是,经过2014年、2015年调整期,上汽乘用车在2016年实现了绝地反击,又在2017年实现了两级跳,相比于2016年销量增加了22万辆,成为上汽集团2017年销量增长最主要的贡献者(上汽集团2017年销量增长44万辆)。

今年上半年,上汽乘用车销量达到359,007辆,相较去年同期的233,622辆大涨53.7%。上汽乘用车如今这样的成绩,对于2007年公司成立就加入的邱国华来说是不可想象的。

2007年,邱国华来到上汽乘用车担任部门工程质量部总监,整个部门仅有其一名员工,每天24小时开机。当时产品出现质量问题,他常常是一个人在外东奔西跑。“我8月1日到岗,8月17日接到一个质量问题,我这个光杆司令需要解决这个问题,就从每个部门抽调一个人组成一个松散的团队,当时天津出现车辆问题,立马订票去天津,当晚通宵解决问题,第二天一早刚到机场又接到浙江湖州的车辆问题,马不停蹄在上海坐大巴赶往湖州,一两个月下来人瘦了一圈,”邱国华回忆到。

“原来是为了活命,我们过了战战兢兢,每天担心质量问题,如今我们的质量与合资企业不相上下,”邱国华表示,上汽乘用车现在比合资企业更了解客户需求,比如荣威RX5开创了互联网汽车新品类。

根据上汽官方公布的数据,荣威RX5互联网版上市不到两周订单已冲过1万大关,不到1个月全系订单就超过了25000辆,但受制于产能,前期供货严重不足。邱国华讲了个真实例子,当时常州新泉给荣威RX5供应内饰仪表板,但由于上汽乘用车很久没有“爆款车型”出现,常州新泉只开发了一套模具,结果没想到荣威RX5大卖,后来又另外开了九套备用模具,连公司行政人员、管理人员都全部去工厂开备用模具去了。

据上汽乘用车内部人士向记者透露,当时预计该车初期销量也就每月3000辆,没想到订单一下子就到了2万辆以上。

自主合资齐飞落实四个“勇当”

“像常州新泉、延锋内饰、华域视觉系统当初愿意给上汽乘用车配套,主要还是沾了上汽旗下合资企业的光,”邱国华告诉《证券日报》记者,华域视觉系统是跟着上汽通用体系成长成为中国最大的车灯企业,而延锋内饰现在是全球最大的内外饰系统公司,当时通过给大众、通用配套逐步提升。

当大家还在争论中国几十年的合资是否用“市场换到了技术”?上汽通过合资已经培养起一批像邱国华这样的技术人才,曾在泛亚的工作经历为其投身上汽自主事业提供了扎实技术基础;也是通过合资,上汽为中国汽车工业留下了一批世界级的零部件供应商。

卫勇告诉记者,先合资后自主是根据当时中国汽车工业一穷二白的现状采取的策略,“今年上汽自主品牌可以全口径盈利,包含了研发费用,上汽集团的目标是初步形成销量增长上自主与合资两翼齐飞”。

如何才能达到上汽自主与合资两翼齐飞的目标呢?卫勇表示,传统汽车上赶超世界其他公司很难,但自主品牌在移动互联和新能源汽车上走的最快,通过打差异化优势巩固和扩大销量。

也就在近日,上汽集团人工智能实验室正式建立。借助于大数据、云计算、人工智能,上汽集团希望转型为全球领先的科技型企业。上汽集团副总工程师祖似杰表示,“人工智能实验室有助于建立人工智能应用和解决方案,加快推进互联网技术与汽车产业的深度融合,提升上汽集团新四化(电动化、智能网联化、共享化、国际化)转型的速度和质量。”

“上汽抓住了国家政策指引的方向趋势。第一,在大的节点上,统一而且要超前;第二,还要坚持、稳健发展;第三个还要行动快,”卫勇认为正是上述因素造就了上汽集团今时国内汽车集团“龙头”的地位。

但上汽集团依然有自己的不足。“在调动内部的活力上,在创新的步伐上,在紧跟互网联智能化的发展步伐上还需要继续努力”,卫勇告诉记者,2016年,上汽集团在国企当中第一个制定了《容错管理办法》,只要是你符合程序,在创新领域和国际经营领域没有谋私利的,即使发生错误,就是投资失败等等,上汽集团也不给你做负面评价,上汽集团已经写进了公司章程。

在新兴业务上均采用了股权激励的形式,而且是多种多样的。根据行业的特点,比如说车享家,上汽集团就采用了员工持股的方式;斑马是上汽集团与阿里的合资公司,斑马科技公司采取期权奖励方式。

正如陈虹在今年股东大会所说,上汽集团是一家上市公司,良好稳定的经营业绩,是上汽落实四个“勇当”的最基本基础,改革的成功都要落实在“勇当”上,“勇当上海智造品牌的急先锋;勇当科创排头兵;在勇当国企改革排头兵上,已经有所突破;勇当企业走出去的领头羊,上汽集团对标国际顶级车企,增强全球资源配置能力,为开拓国际市场赋能”。

免责声明:自媒体综合提供的内容均源自自媒体,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并获许可。文章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新浪立场。若内容涉及投资建议,仅供参考勿作为投资依据。投资有风险,入市需谨慎。

责任编辑:依然